油煎肺腑,火燎肝肠,从潘金莲杀害武大郎可以看出她的狠毒

今日川南_川南全搜索 scnol.cn   发布日期:  文章字号:
文章摘要>> 文/主任天黑了,点一盏灯。武大郎躺在床上,他不知道,对于他的生命来说,就像床前那盏油灯,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不是油灯枯竭,而是将有一阵狂风卷过,灯将熄灭。武松还

文/主任

天黑了,点一盏灯。

武大郎躺在床上,他不知道,对于他的生命来说,就像床前那盏油灯,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不是油灯枯竭,而是将有一阵狂风卷过,灯将熄灭。

武松还没回来,武大郎最可依靠和信任的人还没回来,武大郎心里瑟瑟发抖。

那天,他听信了卖梨郓哥的话,冲进了王婆的楼。或许,那一刻是为了男人最后的尊严,但是如果现在让他重新选择,他或许会打碎牙齿咽进口里。他一定会等到武二郎回来,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多了。

冲动是魔鬼,他冲进楼的那一刻,或许就注定了自己的下场。西门庆并不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当听到外面有人要冲进来时,他吓得钻进了床底,但是男人在任何时候都禁不起女人的打击,就在那一刻,潘金莲竟然说西门庆:闲常时,只如鸟嘴卖弄杀好拳棒。急上场时,便没些用,见个纸虎,也吓一交。

平时你不是挺横挺狠吗,怎么关键时候就变成了缩头乌龟纸老虎?在这样的言语刺激下,西门庆从床底钻了出来,面对矮小而怒气冲冲的武大郎,西门庆一脚就踢中了他的心窝,这一脚把武大郎踢晕了过去。

武大郎或许永远也没弄清楚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要吃眼前亏,忍一时就是为了下一时,忍这一刻也为了下一刻。他为了尊严而战,却无异于鸡蛋撞到石头上,但是石头却不会可怜鸡蛋。正是应了那句话,忍不住就是地狱,忍住了就是天堂。

五天,武大郎躺在床上五天,他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无论如何,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活下去,活下去,就是硬道理。

他开始给潘金莲说好话,这个被称为头脑可笑的丁谷树皮,和潘金莲谈起了条件,他说,你照顾好我,给我抓药,咱们以前的事就既往不咎。他说,只要你现在对我好,武松回来,之前的事情我提都不提。他说,如果你现在不好好对待我,武松回来,一定会拿你们是问。

武大郎以为把武松搬出来潘金莲会害怕,没想到王婆却给出了另一个答案,那就是欲求生快活,须下死工夫,要做长久夫妻,就把武大弄死。

那一刻,王婆的话宣告了武大郎的死刑,那一刻,潘金莲的决绝也宣判了武大郎的末日。

那晚没有风,灰暗的灯,窒息的安静,武大郎躺在床上,气若游丝,潘金莲熬好了药,她左手扶起武大,右手把药便灌。

好难喝,武大郎对这个世界发出了最后的宣告,药,怎么不难吃呢?潘金莲干脆把药全部灌进武大郎嘴里。然后不管武大郎如何哀嚎,直接抄起两床被子,铺在武大郎身上,自己跳到被子上,死死压住背角。

这一夜,潘金莲露出了她最恐怖的一面。

或许,她也很难想象,杀一个武大郎换来的却并不是一了百了,举头三尺或许没有神明,但是杀死武大郎还有武松,他手里举着冒着寒光的刀。

那刀,在摇曳的烛光下,正发出渗人的幽光。

稿件来源:   责任编辑: 任军
栏目ID=10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