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好人足迹 传递更多感动 我市翟树斌、李冬芝荣获“2017感动长治人物”

今日川南_川南全搜索 scnol.cn   发布日期:  文章字号:
文章摘要>> 1月8日晚,由中共长治市委宣传部主办,长治市广播电视台承办的追寻“2017感动长治人物”颁奖典礼在长治潞州剧院举行,长治市四套班子主要领导席小军、杨勤荣、郭康峰、许

 1月8日晚,由中共长治市委宣传部主办,长治市广播电视台承办的追寻“2017感动长治人物”颁奖典礼在长治潞州剧院举行,长治市四套班子主要领导席小军、杨勤荣、郭康峰、许霞一同观看晚会,并向他们致以崇高敬意。我市公安局政委翟树斌、文艺工作者李冬芝两人荣获“2017感动长治人物”殊荣。我市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曹枫应邀观看晚会。同时,全国优秀人民警察、我市公安局辛安泉派出所所长韩慧珍,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我市安全公益宣教基地主任宋卫国作为颁奖嘉宾参加颁奖典礼。现将翟树斌、李冬芝两人的感人事迹刊登如下,希望全市干部群众要向他们学习,努力营造“好人好报、德者应得”的鲜明价值导向,让感动长治人物成为全市人民争先学习效仿的榜样。

  翟树斌:用生命捍卫正义

  长治日报记者 冯波

  要说,这算不上一次真正的深入。由于右臂数条肌腱严重受损,在潞安集团总医院经过初期治疗后,翟树斌转往北京301医院进行康复治疗。采访的当天,记者只能通过冰冷的电脑屏幕,来观察这位舍身忘死的英雄,通过毫无温度的耳麦,与翟树斌进行远程对话。

  然而,这又何尝不是一次真正的深入。在采访的两天中,无论是县医院旁边的烟酒店老板,还是多年前翟树斌的邻居;无论是曾受过翟树斌帮助的陌生人,还是与他日日相伴的同事,甚至远在深山的帮扶对象,都在念叨着翟树斌的好。

  记者无法用脚步丈量他所走过的土地,却能用心感受他对这片土地的深情;无法当面与他进行一次促膝的长谈,却能通过群众的描述来体会这个似曾相识的英雄。于是,笔端便充满了某种激情与使命——用真情来讲述这个用生命捍卫正义的汉子。

  ——题记  

  如期似盼的春之约定

  住在屯留县张店镇南里庄的宋满有老人,怎么也不会想到翟树斌会失约。

  天气已经很热了,按说翟树斌也该来了。或许他很忙吧,作为屯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翟树斌有忙不完的事情。

  宋满有所住的简陋窑洞,在一个叫岭南的自然庄,离主村有10多里地。山上平时只有他一人居住,由于腿脚不便,他几乎不怎么外出,自然不知道外面的事情。

  然而,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年前还踏着大雪给他送过米面衣物的翟树斌,因为营救被绑架的人质而身体多处严重受伤,住进医院已经很久了。

  2017年2月2日,历鸡年正月初六。

  当人们尚沉浸在节日的喜庆之中时,屯留县公安局的报警电话突然响起。

  当日上午,17岁的少女胡某在去沁县参加同学聚会的途中,在屯留县路村乡常村口搭乘一辆轿车时突遭绑架,绑匪打电话索要10万元赎金。

  接到报警后,翟树斌边向上级汇报,边紧急赶往现场,迅速展开侦破工作。从下午1时至晚9时,狡猾的绑匪先后7次变换交付赎金地点,办案民警经过分析、研判、排查、追踪,最终在长太高速襄垣出口附近发现嫌疑车辆。

  在抓捕过程中,为了保证人质安全,民警驾驶4辆车对嫌疑人车辆进行围堵,绑匪则驾车不断冲撞民警车辆,企图逃跑。此刻,身为刑警队长的翟树斌顾不得车辆尚在行驶中,迅速推开车门挺身而上。

  情绪狂躁的犯罪嫌疑人见车门被打开,不顾民警大声警告,手持菜刀欲杀害人质。万分危急关头,翟树斌奋不顾身扑进车内,在狭窄的空间内与歹徒展开了殊死搏斗,他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一次次抵挡着歹徒疯狂残忍的砍杀,强忍剧痛,拼尽全力解救人质。

  经过数小时的艰苦奋战,人质毫发无损被解救,两名犯罪嫌疑人落网。然而,翟树斌终因创伤性失血休克而住进了医院。经诊断,翟树斌头面部5处刀伤,右前臂6处刀伤伴肌腱、神经、尺动脉、桡动脉多处断裂,左手拇指1处刀伤。

  得知这个消息时,宋满有老人的眼里满是泪花。

  “翟队长年前来时,和我商量今年扩大土鸡的养殖规模。他说等春暖花开了一定会来看我,我说这都快秋天了,怎么没来呢。一定要扶持正义,正气上不来,邪气就下不去啊!”

  宋满有老人边踱着步边喃喃说道。他说他一定要尽力把日子过好,等再次见到翟队长时给他个惊喜。

  至纯至真的男儿本色

  在采访的当天,电脑屏幕中的翟树斌虽然艰难地进行右臂康复训练,但声音依旧洪亮,招牌式的笑容挂满脸庞。一如屯留县人民医院旁烟酒店老板李满仁的描述——“我那兄弟,是个‘傻兄弟’”。

  接触过翟树斌的人,都说他“傻”——上班没明没黑、吃饭没时没晌、家人不管不顾。

  李满仁认识翟树斌的过程说来令人不可思议。由于工作原因,翟树斌经常往医院送受伤的犯罪嫌疑人或被害者。一来二去,就和李满仁成了朋友。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已过饭点,翟树斌端着泡面桶来店里找热水。

  2016年屯留县发生一起焚尸案,为了尽快破案,翟树斌几乎走遍了犯罪嫌疑人可能藏匿的地方。有一天,他无意间听说,在原广电大楼里有个陌生人出没,他便日夜蹲守在那里。

  由于楼房已经准备拆迁,楼里空无一人。整整一个星期,都是李满仁悄悄给他送点吃的。一周后,他们终于见到了这个陌生人,原来是一个和家人生气出走的老人。翟树斌没有二话,立即将老人送回了家。

  “案子最后肯定是破了啊! 我是说,从这点你就看出树斌的为人,为了保密,家人、同事他谁都没说,若不是我无意中发现他,蹲守一星期饿不死也饿晕呐!”李满仁说。

  翟树斌的妻子张建玲是屯留一中的英语教师,平时工作也忙得不可开交。而翟树斌由于工作原因,一旦有了案子就彻底从家里“失踪”。因此,李满仁家的电话成了寻找翟树斌的“热线”。

  我们都知道,一旦找不到树斌,就得给满仁打电话,但百分之百是没结果的。往往是树斌等案子结了,来满仁这里吃泡面,我们才知道。”和翟树斌做了多年邻居的孟长俊如是说。

  在孟长俊的眼里,翟树斌不但是个好警察,更是个真汉子。1999年冬,孟长俊和翟树斌同住在一个十几间毛坯屋相连的院子里。由于电路老化,一个深夜突发火情,屋子的梁是木头,上面还盖着苇席,火势一旦蔓延,后果不堪设想。

  正沉睡的翟树斌听到响动后,穿着睡衣跑出家门,毫不犹豫地冲进了浓烟弥漫的屋子,救出了孟长俊一家人。“我相信他是职业本能,更相信他是性情所致。”

  至情至性的翟树斌,献给社会一片忠诚,但留给家人的永远是忙碌的身影。“结婚这么多年,这次怕是俩人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了,要不是他受伤,估计得等到退休才有这个机会吧!”在医院陪侍的妻子埋怨着翟树斌,但怎么也掩饰不住发自内心的牵挂和温情。

  爱学爱钻的英雄民警

  很难想象,一个常年和刑事犯罪嫌疑人打交道的警察会和满是文字的书籍联系在一起,但是翟树斌做到了。

  离翟树斌受伤的日子已经很久了,他的办公桌却依旧保持着当初的样子。同事替他打扫卫生,也是打扫后再将物品放回原位,尤其是他所看的书。因为大家都知道,看书看到中间出警是他的常态,他常常将刚看的那一页朝桌面一放就走,回来再接着看。

  翟树斌的办公桌上摆满了各种刑侦书籍,他的钻研精神让同事们佩服不已。作为搭档,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董一民很是感慨:“你别看树斌大大咧咧的,但是对专业相当在行,就连审讯笔录都要一个字一个字地过。”

  翟树斌严谨的作风,源自他过硬的专业技能。2006年,公安部举行全体大练兵,主要对象是年轻的警察。年已不惑的翟树斌主动请缨要求参加,前扑、前倒……不论哪个高难度动作,他都做的毫不输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屯留县刑警大队教导员连永春说:“ 树斌不但对自己要求严格,还十分重视科技强警。秘密取证仪、图侦设备、法医解剖室,一个县级公安局能争取到这些,树斌花了不少心思。”

  是啊,过硬的专业技能才能换来优异的成绩,一片忠诚才能守护一方百姓。

  自2008年翟树斌就任屯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以来,在他的带领下,破获33起命案,抓捕涉案嫌疑人39名,命案结案率百分之百。

  在翟树斌刚刚住进潞安集团总医院的时候,屯留县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来看他了,李高村的村民来看他了,那些毫无交情的人们也来看他了……

  然而,刚刚苏醒的翟树斌却问:“那个被绑架的小闺女安全吧? 那俩坏小子抓住了没? 那十万元赎金还在不在? 那可是咱借的啊!”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又陷入了昏迷。

  如今,走向新岗位的翟树斌,边工作的同时,边进行着康复训练。而他康复中的每个进步也会带给关心他的人同样的喜悦……

  翟树斌,好样的!

  李冬芝:愿做爱人一双眼

  我们有幸,能用自己的眼睛去欣赏日出日落、月缺月圆。可有些人就不得不通过其他方式来看世界。

  苗昌木师傅因眼疾,不得不关上了自己看世界的那扇窗,但上帝却为他打开了一扇门。

  穿过岁月的尘埃,回首望去。

  七十年代,在山西省晋东南的潞城县(1994年撤县设市),有一支常年活跃在城乡的盲人曲艺队。他们表演的剧种称为“潞安鼓书”,其旋律铿锵有力,内容贴近百姓,深受当地群众的喜爱。为了给这些盲艺人创造更好的工作生活条件,政府决定在全县范围内招收一批年轻健康的文艺爱好者。李冬芝凭借着优美的嗓音、端庄的外形被招进了曲艺队,从此也走入苗昌木的生活中。此时,已是而立之年,双目因年少时的意外事故而失明的二胡师傅苗昌木不敢奢想, 就是这个女孩,她用自己明亮的双眼把阳光折射到了他那黑暗的眸中,使他渐渐看到了彩色的世界。

  (一)

  李冬芝他们这批年轻人进队以后,按规定每人照顾一位盲人师傅,并跟其学艺。当时,队里给李冬芝指派的师傅并非苗昌木,但活泼开朗,心地善良的女孩李冬芝,总是在照顾好自己师傅的同时,也兼顾着其他的师傅,上下车时扶着,吃饭时牵着。工作上相互进步,生活中热心帮助。就这样一日又一日,两颗年轻的心越靠越近。光阴荏苒,一晃几年过去了,李冬芝也成长为曲艺队的骨干演员,还被表彰为全县的劳动模范,追求者很多,可李冬芝就是没相中一个!

  感到蹊跷的家人,便把李冬芝叫回家中“审问”,李冬芝也许是不想再欺骗家人,便如实告知家人,她已有相爱的人,那人便是苗昌木。“不行,不行,坚决不行,找谁也不能找他啊!”苗昌木双目失明、家境贫寒、年龄偏大,这样的婚姻怎能幸福?

  面对火力凶猛的一致反对声,李冬芝依然态度坚决,“今生就认准了苗昌木,非他不嫁!”大家都说她昏了头了,当晚父亲就把她锁在了家。可是一把锁怎能隔断两颗心?当晚,李冬芝就想方设法逃了出来。第二天,父亲找到她,语重心长地说,“我孩是什么人啊,人上人呀!什么样的人找不到,非要找这样一个,将来你要生病了,他连买药端水这些寻常小事都做不到,何谈照顾你啊?”冬芝深知,父亲是因担心她的将来才坚决反对的。

  她明白父亲的苦心。一端是亲人的担忧与反对,一端是对苗师傅割舍不下的情感。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李冬芝最终做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决定:今生要做苗昌木的眼。

  (二)

  李冬芝与苗昌木的婚礼本该是冷冷清清的。一是因为苗师傅家境贫寒,隆重的仪式本也负担不起。二是因李冬芝的家人坚决反对,他们也不会出席。

  可是没想到婚礼那天来看热闹的人们却是里三层、外三层,把新郎、新娘围了个水泄不通。因为一些人想不通啊!他们心中的“女神”怎能嫁个残疾人!是另有隐情吗?是图了苗昌木的钱财吗?一些想象力丰富的人,努力地拓展着思维与话题。更有一些愤愤不平者说,“李冬芝怎能嫁给苗昌木?肯定是他骗了她!”

  人们的无端猜测与臆想,最终演化成极端行为。群情激动的众人们竟把婚车围堵在了路上。他们挡住车子,说什么也不让婚车前进了,吵吵闹闹地,持续了几个小时。

  也许是,看到新娘态度坚决,也许是,看人家伉俪情深,激动的人们才渐渐散去。

  相爱的两个人历经千般阻挠终于走到了一起。

  婚后的两个人却更加孤寂了,原先的朋友们不知为何都渐渐和他们拉开了距离,好像他们是外星人一样。但,轻言者未曾想到他们的牵手何止两年?

  灯光下,一修长挺立的女子,手拿快板,仪态万千地立于舞台中央边打边唱,身旁,一眼窝深陷的英俊男子,手拉二胡抑扬顿挫中安坐于一侧,琴瑟和鸣中流淌着的是乡音亦是幸福。

  这举案齐眉的画面曾定格在了多少潞城人的心中,那高山流水之音亦曾让多少潞城人为之迷醉。

  (三)

  如水的流年,却是用无数个汗水与泪水浸过的日子组成的。

  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曲艺队也受到了市场大潮的冲击。原先集体性质的曲艺队不得不自己出外找“饭”吃。此时已是队长的苗昌木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除了要创作,还要“创收”,全曲艺队十几二十人的吃饭问题都搁在了苗昌木的身上。

  在业务上,他是“腕”,在社交上,他却难以启步。由于身体条件的限制,跑“台口”谈合作,实行起来难度颇大。

  作为苗师傅的双眼,李冬芝义不容辞担起了这个担子。那段日子里,她每天不仅要东奔西跑谈业务,而且还要准时参加演出,因为许多客户会点名要求李冬芝必须出场,这是合作的前提。

  于是,在潞城县615平方公里,甚至周边县区境内的国道公路、乡间小道上,都留下了一个年轻女子裹着风尘的脚印。舍不得买辆自行车用以代步,舍不得买些吃食用以充饥。 硬件是靠着一双脚,奔波在路上。几十里,上百里……

  一天的奔波下来,她太累了,也很想歇歇。“答应了人家,就得做到!”她又坚定地认为。 

  于是,她坚持上台,但还是太累了,晚上站在台上脚步打虚、脸色苍白、直冒虚汗,好心的企业老板,见东芝状态不对,就赶快嘱咐他们今晚停演一晚。

  累了,息一息,站起来,牵着苗师傅继续往前。

  尽管李冬芝与苗昌木夫妇二人拼尽了全力经营着他们的团队,但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开放和大众的娱乐形式的更加多元化,他们的曲艺队生存状况还是越来越举步维艰。徙弟们四散找活干,演员越来越少,演出场次越来越少,收入亦越来越低。

  九十年以后,无论是谁家要办红白喜事抑或是搞企业庆典,一支“八音会”,再加上一二个“唱”家就可搞定,人们不再钟情于请专业的鼓书团队来演出。再加上,各式音乐电器的蜂涌而出,它们或高亢或激昂的旋律逐渐淹没了那曾经萦绕在人们心间的“二胡”的悠扬声。

  二胡高手苗师傅亦渐渐被人遗忘。

  可“八音会”需要“唱”家啊,李冬芝可以唱啊!她加入“草台班子”,四处为人在红白喜事上说唱。

  尽管收入微薄,但总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生活, 这种艰难的窘况一直持续等到苗师傅办了正式退休,有了固定的工资收入后,才有所好转。

  她是人妻,亦是人母。常人养育两个孩子气已经够辛苦,何况他们这个特殊的家庭。但李冬芝也从未因自己家庭特殊而放松对自己孩子的管教与爱护,不管工作多忙多累,她都要兼顾到孩子,冬天孩子上学早,她亦要如普通家长那亲把孩子送到校门口,在这种爱意浓浓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性格非常完善,也非常乖巧,大女儿本科毕业后现就业于省城一家台资企业,二女儿研究生刚毕业。

  她亦是一位精明的巧妇。尽管他们多年来经济条件并不优越,可她还是精打细算,置业安家。2004年时,她东挪西借终于买上了房,结束了一直借住单位宿舍的历史。

  她牵着苗师傅的手,领着孩子们住进了自己的家。

  (四)

  岁月的眼模糊了多少温柔,可从未抹去他们眼中的那份。四十多年从未改变。

  清晨,伴着星星和月亮,李冬芝就早早地牵着苗昌木的手,来到大街上,呼吸着新鲜空气散步锻炼。上午,阳光洒满屋子时,李冬芝要为苗师傅读报纸,晚上,苗师傅要按时“看”新闻联播……

  就这样,他们二人用同一双眼看世界,转眼已四十多年了。

  她总是笑意盈盈地说着话,“苗师傅只是眼睛看不见,脑子可灵活了,我们家的锁头呀、电视呀坏了,他都会修好!”

  “看,我这两个化妆箱,就是苗师傅亲手为做的,漂亮不?”李冬芝一脸的雀跃,仿佛一个怀春少女。

  随即又清唱了一段最近新创作的潞安鼓书,“这是苗师傅新为写的词,好吗?”

  听着词里面精准地介绍新村的变化,要不是李冬芝亲口说是苗师傅写的,我都不敢相信,这些镜头般的描述竟是出自一个盲人老师之手。

  “前几年,我们‘三下乡’时,去到我市一个村,村民们的生活条件真的可以和我们县城里媲美,于是我就拉着苗师傅的手让他摸摸这,摸摸那,回来以后,他就写出了这段书!”李冬芝自豪地说。

  经历了各种磨难,如今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幸福,随着李冬芝办了退休后,他们俩的工资基本就有了保障,她不用再跟着徙弟们四处卖艺了。可她仍坚持参加市里组织的“三下乡”和一些其他公益性晚会。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一万五千余个日日夜夜的陪伴已是最好的答案。

  她的眼,也是苗师傅的眼。 他们美丽的双眼把阳光与温暖带进了人们的心间。


稿件来源:川南全搜索   责任编辑: 瞿蜀南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